English Vision 关于我们 通知 新闻 日历
新闻
汉青人物 | 赵万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浏览次数:2605次 | 发布时间:2017-12-01


赵万里老师,中国人民大学汉青经济与金融高级研究院教授,1989年~1993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获得管理学学士学位,1998年赴美国天普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2001年转而攻读金融学方向博士,并于2007年7月获得天普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自2003年开始,在Temple University, 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从事本科生,研究生以及博士教学。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公司金融,公司治理,董事会,内部交易,会计报告,公司创新和公司兼并等。已在Journal of Finance, The Accounting Review等国际权威期刊上发表多篇文章,入职汉青后,已有三篇文章分别被Management Science,Contemporary Accounting Research,Journal of Financial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接收。

“可能大家的故事都差不多,也许你会因为一个你很喜欢的老师就决定自己的研究方向”

1993年,赵万里老师结束了自己在哈工大四年的本科学习,走上了工作岗位,在工作了四年多以后,为了寻找更多的发展机会,赵老师选择去美国的天普大学继续工商管理学硕士的学习。在天普大学当助教的时候,当时还是学生的赵老师觉得教授们和博士的讨论虽然听起来比较高深但是很有意思。后来教授看到赵万里老师身上学术研究的潜质,就问他有没有做学术的兴趣。当时赵老师并没有立即决定做学术,在研究生毕业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赵老师认为自己更适合学术研究,学术研究的环境也更加简单,于是申请继续攻读天普大学的博士。


在问到为什么选择公司金融作为研究方向时,赵老师解释道,“我们博士期间会上各种各样的课程,比如资产定价,公司金融,货币银行等等,所有课程里面我觉得公司金融最有趣,直观,并且有故事。”赵老师笑了一下说到:“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大家的故事都差不多,有时候也许你就是因为一个很喜欢的老师,认为他上课上得特别好就决定自己的研究方向。当时并不会想很多,不会想这个方向容不容易,会不会很难出结果”。


“教育不是从17岁开始的,12年的基础教育已经让很多东西定型了”


讲台上和讲台下的角色赵万里老师在不同时期都扮演过,对于中西方教育的差别深有感触。谈到自己当年的本科教育,赵老师感慨道:“现在国内本科教育比我当年已经好很多了,我们当时本科和中学很像,还是填鸭式的教育,学的东西和实际也比较脱节。”


赵老师还谈及了思维训练的重要性,他谈到,教育不是到了大学才叫教育,西方对独立思维的训练是一步一步培养起来的,比较灵活。因为从小学开始老师就会让小朋友写报告,给很大的题目,比如像之前看到的“林肯总统对我们的意义”之类。小朋友可能连林肯是谁都不知道,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训练。对独立思考,动手能力的培养,和实际的结合。这一点咱们比较缺乏,因为我们升学的压力还是有的。


“每个人的时间都一样,但是往往因为没有压力,时间安排上的局限会让时间变得不够”


谈到讲台上的角色,赵老师说了一段自己在国外大学任教时的经历。美国大学会有很多校队,学期初的时候出的训练安排会和课程安排起冲突,校队队员就会拿着训练安排找教授签字,赵老师先入为主地想他们可能课程不会学得太好。“因为你想,你时间都拿去训练了怎么会有时间学习呢?”但是到学期末的时候,赵老师发现校队队员的成绩都非常好。“然后我就去问他们,男孩女孩都问过,他们给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是校队,知道自己学习时间少,会把时间安排得很紧凑和有效率。而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很有空可能就反而会磨蹭,所以时间管理很有用。每个人的时间都够,但是因为没有那个压力,反而会把时间安排得不够。”


关于课程设置与学生需要的冲突,赵老师认为,学生比较实际,希望能学到技能,对找工作有帮助,但是老师不会百依百顺的,因为只学技能你就不知道为什么,而知道为什么才能知道逻辑,知识技能有个平衡。大家不喜欢考试,但是还是要考试,这不能谈判。老师要保证学生能学到知识,学扎实就行。知识要有,能力也要有。老师认为重要的基础知识,比如金融专业会计要很强,而学生大多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让自己有长远的竞争力。


怎么样才能算是优秀的学生呢?赵老师认为,标准可能都差不多,比较努力之类。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现阶段一个优秀的学生应该是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目标不悬,不空泛,而不仅仅只是想当一个好学生,要知道自己最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清楚自己的能力,努力,有独立思考能力,有较强的求知欲望。有软实力,有动力,对自己有合理的期望。不能要求周围人和自己一样,可能小时候大家心智都差不多,但是越往上如果谁更成熟谁就更有竞争力。当然没有人能把自己一辈子一下子规划清楚,要做好现在的每一步。


“我希望自己的研究是有贡献的”


在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回国时,赵老师很认真地说,“国内学术还处于发展阶段,还不是太理想的状态,中国与西方很多金融现象也不一样,有趣的可供研究的东西也多,我希望自己的研究会有贡献。”


聊到自己喜欢的学术,赵老师谈了会关于中西方学术环境的差别。美国学术发展时间比较长,指导思想成熟,各种流派在竞争中形成指导思想,相对来说学术环境比较不浮躁。美国有终身教授制度,国内没有。当然获得终身教授之前很难,因为要发高质量的论文,而且要看论文影响力。论文不仅要写得好还要可以启发指导后来人的研究,终身制度会促使学者专注做影响力大的研究,但是同样也会让一部分人变懒。国内没有终身教授制度的好处是有学术研究的压力,会促使学者做有质量有数量的研究,但可能没有办法做自己想做的那种需要很多年的研究。


“那为什么选择汉青呢?”


“我想去的每所学校几乎都给了我offer,”赵老师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人大的平台特别好,学术氛围也是我很向往的。汉青非常专注学术,老师们大都有相似的背景,能力都很强,他们在博士阶段受到的训练都非常好。大家都很年轻,和年轻的人在一起自己也会觉得年轻一点。”赵老师对现在的工作生活很满意,因为没有文化上的不习惯,北京的雾霾也没有那么严重,住在学校交通也很方便。汉青的学术环境很好,“我现在对我未来的学生很好奇。”


“多学多思,三人行必有我师,能从别人身上学到意想不到的知识”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赵万里老师对于下学期即将接触到的汉青学生有着很大的期待,也通过自身的经历和感悟对汉青学子未来的发展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首先,大学毕竟是接受教育的地方,工作压力和实习压力要很好地平衡起来,千万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学的技能什么时候有用,所以不要觉得他没用。而且学校的教育很正规,以后虽然说自己能看书但是效果会比学校的教育差很多,氛围也差很多,工作以后没有机会和同学老师交流,也不够系统扎实,还是要沉下来,把学习的东西学习好。


另外,眼界一定要宽。不能只看着自己想干的这些东西,还是要关注大的趋势。大的东西,比如金融以后怎么发展,不仅是国内,还有国外,现在的世界毕竟是平的,大家都互相影响。多交流,不仅是课堂上。知识很重要,软技巧很重要。该学的东西学扎实,对自己有很清楚的认识,对自己的目标要有很清楚的认识,脚踏实地,这样做的决定就不会有遗憾。


总之,多学多思,三人行必有我师,很多时候能从别人身上学到意想不到的知识。


采访 / 撰稿:李艺萌  王熙